紫金文化艺术节

小艺说戏|芭蕾舞剧《西施》:融汇古今东西 撷历史一缕余韵

2019年10月11日 21:50:59 | 来源:荔枝新闻

  荔枝新闻讯(记者/松熊  摄影/赵晖)

  10月11日,南京保利大剧院。

  “我觉得现在这个(灯光)颜色还要调整,她(指台上演员)的裙子不应该是暗红的,需要它是亮一点的红色。”舞台正对面的观众席中响起苏州芭蕾舞团艺术总监李莹的声音。距离晚上的演出还有5个小时,作为紫金文化艺术节会演剧目之一的芭蕾舞剧《西施》正在进行演出前的最后彩排。作为原创芭蕾舞剧《西施》的导演、编舞,对于李莹来说,舞台上的一切细节都熟稔于心。

  

  李莹,苏州芭蕾舞团现任艺术总监。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并被选入中央芭蕾舞团任主要演员。1992年应邀赴美国哥伦布市大都会芭蕾舞团工作。自1994年至2006年,担任美国匹兹堡芭蕾舞剧院首席主要演员。2006年李莹回到了苏州,协助苏州文化艺术中心组建了苏州芭蕾舞团。她曾多次在国内外芭蕾舞比赛中获奖,是中国芭蕾舞史上首个在国际比赛中夺冠的芭蕾舞演员,也是中国芭蕾舞史上第一位“朱丽叶”。

  自2012年创排以来,该剧已经走过7个年头,活跃于一线演出舞台,备受观众喜爱。谈起《西施》的创作,李莹表示:“《西施》可能算是我们团创作的一部比较有自我风格的中国芭蕾舞剧。而在我的心目中,中国芭蕾应该是很宽泛、很包容的,而不是局限的。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,我觉得创作上应该放开思想,有很多的元素、风格都值得尝试。”

  西施,春秋时期拥有“沉鱼之容”的越国女子。在越国兵败之际,越国大夫范蠡将其献于吴王夫差,正是这条“美人计”助越王复国。

  “本是良家浣纱女,何苦家国情仇毁。”古时文人作诗作词,以西施为题者甚多,大多是赞其貌美、怜其不幸、怨其误国。宏大的家国变局之中,一代美人不过是颗棋子。少有人从西施的视角出发,反观她身陷的困局和那段历史。用西方现代芭蕾来演绎中国传统故事,苏州芭蕾舞团出品的这部芭蕾舞剧《西施》可谓舞台范本。从西施个人命运展开视角,讲述吴越相争这段国仇家恨的历史,以及在变局沉浮中人的抉择。于粗粝的历史叙述肌理中探寻细腻的个体情感血脉,颇具人文关怀。

  从该剧的呈现来看,创作团队更倾向于用写意而简约的表达方式来提炼、塑造出这个东方故事的美感。用多片活动屏风来构建舞台空间,屏风随着剧情的推进而组合变化,辅以清雅的水墨元素、丝绸元素,别有江南特色。引用红与黑这组强烈的对比色来作为一组叙事线索,红色对应为越王、越国的主题色,意指必将流血的复仇;黑色对应为吴王、吴国的主题色,意指走向毁灭的王权。以及颇具象征意味的“红莲”——莲花灯,贯穿首尾,成为剧中角色情感的载体与寄托。“我觉得这些都是我们想要体现的——独属于东方的简约的美、写意的美。”除此之外,李莹介绍,剧中还融入了更多的当代舞蹈语汇,“大家可以留意到,其中有很多现代舞的元素。”

  幕起幕落中,整部剧的节奏张弛有度。演出尾声的处理尤有余韵:越王复仇成功,西施亲历吴王被缢。众人在台上汇聚又散去,极强的形式感中,古典与现代达成一种完美的平衡。一切归于平静,舞台中央仅余西施一人,寂然坐拥一盏红莲。这或许就是以李莹为代表的创作者们,在回望历史时,特别为西施留存的一帧定格画面。

  “时空万载,每个人都拥有他/她的故事,每段故事都可能存在被忽略的视角,譬如西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