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金文化艺术节

骨子老戏《珠帘寨》火爆上演 一代枭雄“怕老婆”

2018年11月27日 10:33:58 | 来源:荔枝新闻

  荔枝新闻讯(记者/祝亦楠 摄影/蔡嘉欣 祝亦楠)“唐朝末年,黄巢造反。李克用恨唐天子薄情,不愿发兵相救,可是他偏偏被说客抓住了软肋——怕老婆。”11月26日,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杜镇杰、张慧芳携京剧骨子老戏《珠帘寨》登台江苏紫金大戏院,再现传统经典剧目的魅力。


剧照

  【剧情简介】

  黄巢起义,唐僖宗逃至美良川,派程敬思到沙陀李克用处搬兵。李克用记恨曾因失手打死国舅段文楚而受谪贬,不肯发兵。程敬思与李克用的大太保李嗣源商议,知道李克用惧内,遂程去求李夫人刘金屏、曹月娥,串联李的二位夫人挂帅,传令发兵,反将李克用点为前战先行官。李克用误卯,便差李克用把守后军,命大太保李嗣源为先行官,兵行至珠帘寨,遇到周德威挡路,李嗣源战不过周德威,曹月娥激李克用出战,李克用与其比试,不分胜负,又比试箭法,李箭射双雕,周心服归降,成为李克用的第十二太保。

  晚上7点半,《珠帘寨》大幕在锣鼓声中准点拉开,程敬思受唐王之命到沙陀国搬兵救驾,杜镇杰的李克用一亮相,便得个碰头好,之后的打引子念白清亮干脆,一气呵成……引得全场观众一片叫好喝彩。

  众所周知,《珠帘寨》这出戏,李克用原是净角,是谭鑫培改为老生应工后,重加编演,成为谭派名典。余叔岩、马连良、言菊朋先生均继承演出,终打造成京剧传世老生精典剧目。剧中尤为脍炙人口的是“昔日里有个三大贤”,和“夸太保”的唱段。如今,骨子老戏登上紫金京昆艺术群英会,全场满座,这“弥香老酒”般的勾“魂”之味究竟在何?


剧照

  “怕老婆”,就是这么光明正大

  有的男人在婚后,会怕老婆,这被笑称为“妻管严”,《珠帘寨》的主人翁一代枭雄李克用也不例外,“怕老婆”怕出了一个个“高潮”——三个不发兵,点卯迟到差点被媳妇打军棍,虽是家常理短、夫妻拌嘴,台下观众却看得津津有味。

  李克用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物,按剧中二皇娘的说法,这个“糟老头子”很有个性,一方面小肚鸡肠,为前嫌而不愿发兵救援,但收礼却挺痛快;一方面吃“激”,一激就把个人英雄本色露出来了。按照老李本人话就是四九城里去打听,“怕老婆我是第一人”。


剧照

  剧中张慧芳扮演的二皇娘泼辣、胆儿大,也不管自家老头子的面子往哪放,当着程敬思这个外人的面儿,就威胁李克用:你敢给我说三个不发兵吗?李克用自然不敢说,但有外人在此,若当真怂了,岂不颜面扫地?可怜老李被逼得不行,斗着胆说了两不发兵,二皇娘不罢休,越逼越紧,结果李克用:“哎~我就是不发兵!”——这下子可把二皇娘气坏了“好嘛,这老小子竟然要反天!”

  后来确实发兵了——二皇娘不由分说直接下令,老头子也是“胳膊拧不过俩大腿”。就在发兵的时候,戏台上掀起了“怕老婆”的第二个高潮,作为先行的李克用,自恃沙陀国老大,不按时到岗,结果差点被俩媳妇打军棍……


二皇娘扮演者张慧芳

  就在这对老夫少妻“逗来逗去”之间,李克用老顽童的形象、二皇娘机智彪悍的形象瞬间立体起来,造就了非凡的喜剧效果,再加上妙趣的唱词,不由得你不笑。


李克用扮演者杜镇杰

  这出老戏有文有武,前面有大段的唱,后面还有大量的靠把戏,要求演员在台上要灵活表演。而当记者问及如何在长时间演出中保持好状态,杜镇杰表示,这并没有窍门,“全靠平时多练”。杜镇杰坦言,南京的戏迷比较懂戏,虽然是传统戏,但是也马虎不得,要在客人程敬思面前摆架子装面子,又“惧内”惹不起二夫人,还不服老要逞能显显威风……如何在作戏时准确把握表演分寸,都需要潜心琢磨人物。“这次演出,完全是原汁原味,在老一辈的基础打磨唱词念白,要说有什么不同,就是多年来的打磨,多了一些自己的理解,有了些现代色彩。”杜镇杰说。


剧照

  “黄金搭档”,用京胡之音和京剧之韵

  作为京剧主要伴奏乐器的京胡,除了有其独特的音色与演奏技法,它与京剧演员之间珠联璧合的配合也是京剧艺术的一大魅力。


演出道具

  记者了解到,今天来看《珠帘寨》戏迷中不少是冲着京胡演奏来的。采访中,北京京剧院京胡琴师艾兵告诉记者,“我跟杜老师已经认识20多年,相当有默契。”艾兵认为,伴奏跟演员唱词是水乳交融的关系,演员用肉嗓子唱,琴师用他的乐器跟他一起演唱,比如托、衬、垫……完全跟他同步,互相呼应才能出效果。

  20年的配合,两人的默契与日俱增,京胡之音、京剧之韵也愈发融合得淋漓尽致。艾兵透露,“他有什么想法,他的小暗示我得立刻懂,多年合作后我熟悉他的习惯和特点,他在演出中用怎样的语言来对我交代。比如,他身子不舒服嗓子状态不好,他可能就会唱的快些,这时我就得跟上,不能掉了节奏。”

  
剧照

  “如痴如醉”,戏迷高呼安可再返场
虽然观众对剧中的“昔日有个三大贤”等经典唱段十分熟悉,但近些年来全本的《珠帘寨》却很少出现在舞台上,此次来宁,不少老少戏迷纷纷赶来,开场前连剧场外的“黄牛”都感叹“没我们什么事,今天的票卖得太好了”。

  演出前,记者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,70岁的孙蓉,自紫金京昆艺术群英会开演以来,只要孙老身体状况允许几乎都要到场。“今天我和老伴是第一个入场,很激动,本想去后台看看‘角儿’,又怕耽误事。虽然常在戏曲频道看这出戏,唱段也熟悉,但是每次看感触都不太一样,用评《风雪夜归人》的话来说,就是‘少年看戏不知愁,老年看戏泪双流’,常看常新。”


第一个入场的孙蓉仔细看着剧目单

  冲着“角儿”来的还有大二的李昕旭,“完全是冲着北京京剧院来的,特别是杜老师,从十月份得知消息就开始期待了”小李告诉记者,第一次和戏曲结缘还是初中的时候,自那以后便入了“坑”着了迷,她说此前自己大多是在网上看视频,今天看了现场实在过瘾。“杜老师的白口韵味足、咬字清楚,一字一句送入耳朵,一开场首先是引子和大段念白,引出剧情冲突,很有艺术味儿。”

  演出结束后,应观众的强烈要求,杜镇杰与张慧芳加唱了《武家坡》选段。一曲终了,戏迷们方欣然散去。


小戏迷蒋砚池

  散场时,记者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5岁的蒋砚池,他的奶奶说,虽然年纪小,却也是个小戏迷了。当记者询问是否能看懂的时候,小家伙一连串报出自己看过的剧目《狮子楼》《摇钱树》……受爷爷喜好的影响,小家伙成了“戏痴”,今天是特地看向杜老师“学习”的,走出剧场嘴巴里还在哼哼着唱词。